45.045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此為防盜章, 若你不能看到最新更新內容, 是因為購買v章數量不足

林如海當即修書一封,將欲讓黛玉修行之事告知賈敏。賈敏向來寵自家夫君勝過寵孩子,無有不應, 自不會駁了他的意思。

這件事就這樣定了下來。

……

林如海在該怎樣告訴黛玉修煉的事上犯了難。尤其是,黛玉還這么小,她是否能理解這件事呢?

他微微抬眸,見黛玉的餐盤已經空了, 不由將手中的筷子也放下了。溫和地看向黛玉,一副我有事商談的模樣。

黛玉的背脊微微僵硬了一下, 帶著點微不可查的緊張和慌亂。可惜林如海此時心事重重,并未發現她的異常。

這時, 一旁伺候的婢女為林如海遞上巾帕, 讓他拭了面,又凈了手。雪雁趕緊上前, 借助衣袖遮掩, 把一條手帕在黛玉下頷處攤開。黛玉快速啟口, 將含著的蘿卜吐到手帕上。雪雁立即將手帕一包,動作利落地收了起來。

黛玉從小味蕾就比較敏感,受不得蘿卜嗆人的味道。林如海雖對她疼愛有加,卻教她要惜福養身,從不許挑食的。

若是往日, 她撒撒嬌也就過去了, 但今日父親的目光仿佛膠著在她身上般, 黛玉只好假裝若無其事地將蘿卜夾起,放入口中。

真是可怕的味道啊。

她與雪雁這一番私下動作不過一瞬,待林如海轉過頭來,林黛玉已認真地望向父親,等待父親開口,耳朵卻悄悄泛了紅。

從小到大,她都極不擅長做壞事,不由心虛極了……

林如海毫無察覺,他教育子女雖嚴格,方式卻以理解、引導為主,故而打算將修行的事原原本本告訴黛玉。

仆從撤了飯桌后,小廳里就只剩下了父女二人。林如海向黛玉招招手,見黛玉乖巧地走過來,爬上面前的小凳坐好,才拉了她的手,將她冰涼的指尖捂在大掌中,鄭重地將晚晴之事的來龍去脈一一解釋。

“父親……”林黛玉正處于懵懵懂懂的年紀,聽了父親的解釋,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。晚晴畢竟是她自記事起就最緊要的朋友,她不由難過極了,“那晚晴姐姐怎么樣了?”

竟是先關心起別人。

林如海看著她無垢的清澈眼眸,心臟仿佛被一只手攥緊了,輕聲問:“她傷害了你,你不怪她嗎?”

林黛玉聽到父親的詢問,卻搖了搖頭:“晚晴姐姐跟著女兒好幾月了,一直都沒有傷害女兒。也不知道她怎么就……”

怎么就會突然變成怪物呢?

看著女兒茫然不解的模樣,林如海不由嘆了口氣:“人的命,是有定數的。人鬼殊途,一旦壽數沒了,除非有大機緣,否則就不能留在人間。不遵照秩序,強留下的,總會面目全非。”

林黛玉聽了,目中就有了幾分傷感:“那晚晴姐姐怎么樣了?”

林如海見女兒經此一事,依然保持著純善之心,微笑道:“她去投胎了。”

黛玉一臉期待地問:“那她還會投到趙伯伯家嗎?趙嬸嬸可傷心了,一直哭……”

林如海聽著她的童言稚語,微笑著摸了摸女兒的頭。

過了一會兒,見黛玉情緒緩和了,才和她解說起修行的事情,并再三叮囑:“修者無涯,需有大毅力大決心,方能成就道果。雖我們只求強身健體,邪祟不侵,卻也不可輕忽待之。”他見黛玉似懂非懂,說得便也更細了,“一旦修行,長路漫漫,所遇艱難險阻,父母、親友卻無法助你了。我聽聞張真人修行了數十載,也才堪堪引氣入體,可見這逆天爭命,非是容易之事。”

黛玉腦中又浮現出那夢中的小仙人,眼簾微顫,不好意思地問:“若是修煉了,我是不是也會變得像仙人一樣厲害呀?”

林如海不知道謝嘉樹救她的情形,不明就里,只覺她異想天開,頓時哭笑不得。

……

道門傳承是非常重要的,一旦入門,兩人就因果相連,命運也息息相關。謝嘉樹還未參透玄機,并未草率地讓林黛玉行拜師禮。

但這終究是謝嘉樹兩世以來第一次教導徒弟,他的心態也不由發生變化。

穿越前,他是孤兒,因天賦出眾被師父看中,一手養大。他感念師父恩情,一直以來都覺得,若他有一天收了徒,定要像師父一樣,竭盡所能教導。

故而再見到林黛玉,心中已不再將她當作書中的林妹妹,而是劃入自己領地的親近之人。

林黛玉被林如海一路牽著,到了謝嘉樹面前。她實在好奇極了,不由睜大了眼眸,盯著他瞧。

“謝小哥哥。”她軟軟糯糯地問著好。

林如海眉峰微蹙,覺得這樣的稱呼不大妥。但兩人師徒名分未定,謝嘉樹又如此稚齡,讓他也犯了難。

謝嘉樹卻不在意如何稱呼,見她小小一個人裹成了圓團子,走起路來東倒西歪,不由莞爾。

林如海怕他留下旁觀會有忌諱,也不打擾他們,約定好傍晚時分來接林黛玉,就獨自出去了。

林黛玉得了父親叮囑,又見小哥哥年歲相仿,眼含笑意,長相討喜無害,倒也沒有產生什么不安。

謝嘉樹已提前擺好聚靈陣,并在陣心處鋪好了厚厚的軟墊。吩咐林黛玉坐到軟墊上,擺好五心朝天的姿勢,教學正式開始了。

然而,過程比謝嘉樹預料的要不順利的多。

要引氣入體,首先需寧心靜氣,達到入定狀態。在周身靈氣滿溢,一吐一納皆身心舒暢的極致平和安靜中,不過一刻鐘,受了驚一夜未休息好的小黛玉就睡著了。

當她的呼吸變得均勻、舒適,謝嘉樹幾乎要感嘆她是天才,輕松就入定了,但他再仔細一分辨,才發現她的呼吸并未進入微細狀態,反而透著酣睡的綿長。

接下來,她的小腦袋也開始一點一點的,睡的極不矜持。

謝嘉樹的目光落在她蒼白秀氣的小臉上,眼下因疲倦透著輕微的青黑,長而密的睫毛在光暈中打下一排扇影,輕輕撲閃著。

謝嘉樹欲喚醒她的動作頓住了。

心生不忍,謝嘉樹索性在旁邊打坐修煉起來。

當林如海走進道場時,就見林黛玉側臥著躺在軟墊上,正睡的香甜,原本幾乎沒有血色的小臉此時竟透出幾分紅潤來。

聽見動靜,黛玉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,眨眨眼,再眨眨眼,目光在父親和小哥哥之間來回轉換,然后仿佛明白了什么,垂頭喪氣、可憐兮兮地看向父親。

臉上那一絲紅潤又暈染加深了幾分。

林如海:“……”

場面出現了一瞬間的寂靜。

無論如何,第一天的修煉就這樣結束了。

好在,因為心神得到放松,這一晚林黛玉并未再驚醒,酣睡了一夜,第二天過來時,精神不錯。

謝嘉樹看著她亮晶晶的眼眸,放下了心。

第二天重新學習入定。

或許是年齡所限,林黛玉很難理解入定的真意。于是,謝嘉樹開始為她講起課,幫助她理解。

林黛玉也確實聰慧,靠著強行記憶,很快將修煉功法背下,甚至熟記各處穴位及靈氣運行軌跡。但她不是一個學習不求甚解的人,自然疑問不斷,謝嘉樹只好耐心解釋。

因而,第二天成了純理論課。

道之一學,本就奧秘無窮,即使是謝嘉樹,也有許多未解之處。一天下來,謝嘉樹竟是也感到了深深的疲憊。

這一天,林黛玉隨林如海回去時,看向謝嘉樹的目光不由透出幾分不好意思,別別扭扭地攥住林如海的袖裾就往外走。

或許是察覺到自己的失禮,黛玉走到門口不由又回了頭,看向謝嘉樹,微微抿住嘴笑。

第三天,他們又重新學習入定。

引氣入體,最大的奧秘就是捕捉到空中的靈氣,方能打破身體屏障,吸收天地靈氣滋養自身。

而呼吸吐納,進而入定,就是感應靈氣的過程。

入定并不難,難的是打破身體屏障,達到引氣入體,溝通自然的目的。這也是阻礙大部分修道之人的一個門檻。有些人窮其一生,也無法跨過這道坎。

就比如張真人,他能感應到氣的存在,卻修煉不綴二十多年,才打破這道屏障,引氣入體。

謝嘉樹之所以穿越第一天就能引氣入體,就是因為前世摸索數載的經驗。

林黛玉乃絳珠仙子轉世,她對于靈氣的親和力和感應力都是凌駕于凡人之上的。

所以第三天,林黛玉就入定了。

但引氣入體只有資質和天賦是不夠的,還需要領悟。她的問題僅僅出現在年紀太小,心智不成熟,并不能領會其中真意。

所以,謝嘉樹細細觀察,確定她能夠輕松入定,充分感應靈氣,卻始終無法打通那道屏障時,決定助她一臂之力。

章節目錄

广西快三大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