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.030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九皇子心中存疑,還要繼續詢問, 目光掃過不斷給自己加戲的小道童, 又忍住了。

謝嘉樹也將目光落回場中,對蘇道長的裝神弄鬼失去耐心。

一力降十會, 既知是騙子,不論有何目的, 只要揭破他的伎倆, 自然打亂他的計劃。他指尖掐訣, 將一道靈光打入蘇道長體內。

原本渾身僵直, 裝作靈魂出竅的蘇道長一個趔趄,狼狽地跌坐在地。他齜著牙, 臉上露出猝不及防的惱怒與疼痛,但他目光一轉,掃到皇后難看的臉色,神色立刻一凜。

蘇道長換上一臉神魂歸位的迷糊, 仿佛愣怔了好幾息, 才陡然清醒, 驚道:“怎么了?我怎么坐在地上?”

九皇子見謝嘉樹一臉不忍直視, 猜到了幾分。他嘴角勾起一抹諷刺,毫不客氣道:“蘇道長,你這回來的也太快了,該不會是被鬼差趕回來的吧。”

蘇道長立即肅容道:“非也!非也!實在是太子殿下身份高貴, 鬼差不肯輕易通融啊。老朽無能, 有負皇后之托。”

他一邊心念電轉, 思索如何自圓其說,一邊試圖從地上爬起,卻猛然有一只無形的手按住了他,將他按回地上。

蘇道長驚恐地打了個寒顫,想起剛剛也是毫無抵抗之力突然跌倒,一陣心驚肉跳,全身汗毛豎起。

強烈的恐懼襲來,蘇道長無暇顧及其它,在地上掙扎起來。

可是他無數次起身,又無數次被按了回去。

殿中鴉雀無聲,只余下蘇道長肉體撞擊地面的聲音。剛剛還仙風道骨的道長,轉瞬間就滑稽地起起伏伏,落在這無數雙眼睛里,倍覺悚然。

九皇子目瞪口呆地看了眼謝嘉樹。

幾名小道童反應過來,趕緊上前去扶蘇道長,卻無法拉動他。

皇后多年來深信蘇道長,此時也目露驚愕:“道長這是何意?”

聲音里已透出冷意。

蘇道長行騙多年,練就一身頂尖的職業素養。此刻雖心中驚懼,套話卻張口就來:“枉死之人不能輕易投胎,我與鬼差據理力爭,遭了地府懲治!”

他這模樣,還真有幾分道理。

薛皇后又驚又怒,扶著椅子就要站起,眼中隱隱透出淚意。

幾名宮女手忙腳亂地攙扶勸慰。

九皇子腳步無意識向薛皇后移動了幾分,又頓住了。他哂笑一下,退回謝嘉樹身畔。

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他問謝嘉樹。

“招搖撞騙罷了。”謝嘉樹見那老道不肯老實,借著九皇子身體遮掩,雙手結印,將一道真言符紋打入老道體內。

薛皇后被宮人安撫好,喘了口氣,問:“蘇道長可見到了太子殿下?”

蘇道長中了真言符紋,控制不住將所有心中隱秘道了出來:“我活的好好的,怎么可能見到一個死人?什么靈魂出竅,什么進入地府,假的,都是假的。地府是那么好進的嗎?你們這些貴人,生前享盡榮華富貴,死了還想繼續生前榮光,可不就對我言聽計從……”

蘇道長滿面驚恐,拼命去捂自己的嘴,卻無力阻止話語一字一句冒出。

皇后聞言,一口氣沒上來,又昏厥過去。

……

薛皇后醒來后,就靠在床上的大軟枕上垂淚。

九皇子有些疲憊地蹙了眉,越來越感到薛皇后陌生。

就譬如此刻,母后怎會對他視而不見。

的確需要一個真才實學的道長來看看了。

九皇子不由溫言道:“既然是騙子,我們就換個人,我聽聞茗香山張真人法力高強,不如就請他?”

薛皇后沉浸在渾渾噩噩的傷心中:“連蘇道長都不能相信,別人又有何用?”

九皇子雙手包著皇后幾根手指,語氣堅決:“當初嘉樹流落黃家村,村中女鬼復仇,正是這張真人去收服,且嘉樹親眼所見,怎會有假?”

薛皇后聞言,目中又流露出幾分希冀來。

九皇子辭了薛皇后,轉身去尋謝嘉樹。

他邁出鳳梧殿大門,就見一女史衣衫單薄,跪在門口。

九皇子心中愈發肯定母后出了變故,否則不會這樣懲治一名女史。他嘆了一聲,沒有多問,匆匆走了。

希望一切能重回正軌。

……

圣元帝聽說皇后暈厥,過來探望時,正遇上這一幕。

鳳梧殿門口的梧桐樹上,葉子已隱隱發黃。

賈元春靜靜跪在那兒,未施粉黛,釵環全無,黑漆漆的發挽了個髻,瑟縮地跪著,愈發楚楚動人。

賈元春拼的,就是圣元帝的憐惜之心。

見圣元帝頓住腳步,她仰起臉,眼簾輕顫,說不盡的綿綿情意就流淌了出來。她遮掩似的垂頭叩拜:“元春見過陛下。”

圣元帝眉目不動,問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“皇后娘娘吩咐臣女在此為她祈福。”賈元春聲音嬌怯,內心忐忑。

圣元帝不動聲色地伸出一只手:“傍晚風涼,你先起來吧。”

元春驚喜地抬眸,伸出素白玉手去夠圣元帝的手。

她跪了半日,雙腿血脈不通,一下子站立不穩,忙緊緊攥住圣元帝的手。

圣元帝順勢摟住了她。

……

過了兩日,張真人進了宮。

因謝嘉樹的關系,九皇子對他極為推崇,直言自己的目的。

張真人看了眼謝嘉樹,沉吟道:“九殿下懷疑有人趁娘娘病重之時,對她施了咒魘之術?”

“正是。”九皇子鄭重回答。

三人緩緩走向鳳梧殿,阿寶領著幾個太監宮女,落后幾步跟在后面。

抵達鳳梧殿時,薛皇后身邊的大嬤嬤已等候多時。

大嬤嬤才見過騙子蘇道長被押走,對于張真人也就少了敬畏之心。但因九皇子在側,她還是耐心地解釋起薛皇后的情況。

幾月前,薛皇后聽到太子薨逝的噩耗,就一病不起。后來雖醒轉,也總是昏昏沉沉,最近才慢慢好轉。

但她不再昏睡后,仿佛總是控制不住自己,經常哭泣、發怒,有時還會夢游般要去東宮尋太子,全忘了太子薨逝之事。

更甚至,她見了陛下也沒了往日的恭謹,說話肆無忌憚,幾次惹怒圣元帝。

常常被夢魘著,醒來后就無聲流淚。

眾人體諒她喪子之痛,情緒不穩,并未多想。可三、四月過去,皇后始終無法走出傷痛,性子越來越怪,不由惹人懷疑。

似乎想到什么,大嬤嬤臉色發白,悄悄道:“皇后娘娘以前最疼愛的,就是九殿下了,怎么會如此視而不見,不聞不問?我貼身服侍娘娘二十多年了,恐怕比娘娘還了解她自個……”

九皇子也有幾分失落。

張真人微微一笑,道:“煩請嬤嬤領我們到各處看看。”

大嬤嬤有些不情愿,但礙于九皇子,還是恭恭敬敬道:“真人請。”

九皇子安撫道:“嬤嬤別怕,張真人是有真本事的人。”

九皇子對于謝嘉樹迷之信任,思忖著,張真人作為師父,只會更加厲害。

張真人見他眼中無限敬佩,有些汗顏。他手持羅盤,當先入內,認認真真地勘察。

四人將鳳梧殿轉了一圈。

張真人就拉了謝嘉樹到一旁,悄聲討論,才走回來,下了結論:“的確有咒饜痕跡。”

九皇子一臉凝重。他雖有察覺,得到確認還是心情沉重。

大嬤嬤卻不以為然,覺得張真人是按照他們的話推測的,且不知謝嘉樹與他說了什么,他才敢斷言。

大嬤嬤見慣宮中陰私,不由想深了些……靖安侯府這是要做什么?

張真人緩緩敘述著:“鳳梧殿周圍被人布下陰邪陣法,其中融合了皇后的生辰八字和身上之物,其他人不明顯,皇后身體卻會受到影響,進而影響神志。”

大嬤嬤疑惑道:“不知身上之物是指?”

張真人解釋道:“毛發、血液、指甲皆可。”

大嬤嬤神色大變:“真人的意思是,鳳梧殿有內鬼?”

只有貼身服侍之人,才能取得這些東西。

大嬤嬤惱怒萬分,目光在九皇子與謝嘉樹之間掃過。她已懷疑張真人是受謝嘉樹指使。

靖安侯府是想做什么?插手到皇后宮中?

當務之急是破除陣法。張真人也不在意大嬤嬤驚疑不定的目光,順著謝嘉樹的指引,一路尋找陣眼所在。

他們來到殿門口的梧桐樹下,察覺到微妙之處,正要檢測是否陣眼所在。突然,空氣中仿佛有什么忽然炸開,無形氣勁向張真人襲去。

張真人大驚失色,正要急退躲避,就見謝嘉樹伸手一拂,那氣勁竟瞬間被飛彈回去,噼里啪啦打在梧桐樹上,幾人合抱粗的樹身被炸開一半,顫巍巍地搖晃著。

大嬤嬤瞪大了眼。

九皇子忙走到謝嘉樹身邊,問道: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

謝嘉樹掏出兩張黃符,分別遞給大嬤嬤和九皇子,解釋道:“布陣人在陣眼處留下了法力,守護陣眼。你們拿好護身符,以免危險。”

大嬤嬤愣愣地接過平安符。

謝嘉樹又掏出幾張符,貼在陣眼周圍,空氣霎時一清,仿佛濁氣盡消。

大嬤嬤之前并不覺得鳳梧殿空氣多么污濁不堪,此時卻全身一激靈,渾身清爽。

張真人再度聚力,欲毀去陣眼,周圍卻突然響起紛沓的腳步聲,周圍明明無人,卻仿佛千軍萬馬奔騰而來,地上也漸漸出現密密麻麻的紅色腳印。

陰兵?

張真人幾乎嚇哭了,強撐著氣勢靠到謝嘉樹身邊,問道:“嘉樹,怎么辦?”

九皇子見狀,疑惑地看了眼張真人。但他很快也被嚇住,無暇再想。

“雕蟲小技。”謝嘉樹如今擁有凈化青蓮,最不懼的,就是邪物。只見他周身金光乍起,不斷靠攏而來的腳印瞬間消失無蹤,空氣中同時傳來無數慘嚎。

九皇子:“……”

大嬤嬤捂著心臟,幾乎厥過去。

謝嘉樹正欲一鼓作氣,將陣眼搗毀,卻突然感到丹田一陣發熱,濃郁的靈氣仿佛沸騰了一般,激烈鼓蕩。

張真人見他神色不對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謝嘉樹抬眸,就見張真人周身空間一陣扭曲,透過錯亂的空間,他看到張真人身著國師袍服,端坐于高臺。

九皇子面露擔憂,見他身體顫抖,過來扶他:“嘉樹,你沒事吧?”

丹田越來越滾燙,謝嘉樹順著他的手,仿佛又看到一幅海市蜃樓,成年后的九皇子躺在床榻上,面色蒼白,呼吸微弱,周圍是繡著龍紋的明黃幔帳。

謝嘉樹再也支撐不住,盤膝坐下,閉上雙眼運轉內息。丹田中的靈氣隨著功法一點一點凝聚成液體,那些真真假假的虛影,如幻影般破碎。

竟是突破到了第二重。

自從凈化青蓮寄居在他丹田之中,謝嘉樹就發覺修煉速度一日千里,靈氣也比前世渾厚純凈。

但將靈氣凝結成液體,他前世整整用了七年,如今卻不過一年。

凈化青蓮仿佛感受到丹田中的靈氣變化,歡愉地伸展根莖,荷葉輕輕擺動。

……

為了融入本地交際圈,賈敏辦了個賞花宴。

她一襲大紅色杭綢褙子,襯的容色光彩照人。招待大家分主次坐下,言笑晏晏道:“我們初來乍到,家里不免忙亂,不能好好招待前來道賀之人,今天特意設宴,廣邀諸位夫人,算是賠禮了。”

眾人紛紛笑道御史夫人太客氣了。

不論因林如海的到來,官場如何震蕩,此時的聚會場面卻其樂融融。

林黛玉根據母親的交代,幫著在小花廳里招待各府的小姐。都是一些比黛玉大的小姐姐,且她們彼此相熟,一時倒顯得她這個主人格格不入。

小木人躲在黛玉的袖中,實時預測吉兇:“鵝黃衣服的小姑娘與藍衣服小姑娘氣場不合,馬上要起爭執,別被波及了。”

話落,藍衣服小姑娘就高高興興道:“……十月就是我生辰啦,我母親說要在家中置辦幾桌宴席,到時候你們收了我的帖子,一定要來哦!”

幾個大家閨秀都文文靜靜地點著頭。

鵝黃衣服的小姑娘目露嘲諷,道:“不知何姑娘生辰具體是哪一日?甄老夫人可是要做七十大壽呢,可別撞了日子。”

甄家雄踞江南,當年□□皇帝南巡,獨有甄府接駕四次,顯貴異常。揚州甄家雖不是嫡支,卻不容小覷。

何姑娘見她拿甄家壓自己,心生不悅,道:“自然不會在同一天。”

她的目光,不由就落到了主人林黛玉身上,隱隱有幾分逼視意味。

黛玉得了小木人的提醒,淡淡一笑:“我母親昨日才說,要給我添置幾件首飾,去賀甄老夫人壽時戴。我初來乍到,不知道哪家銀樓首飾好?”

幾個小姑娘聽她提起首飾,立刻興致勃勃地與她說起自己常去的店鋪。

小口角也被遺忘在一邊。

章節目錄

广西快三大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