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九章 纖掌如夢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瞧著對風蕭蕭十分怪異的表情,單婉晶白玉般的俏臉浮起兩朵艷麗驚人的紅云,美眸中更閃過奇異的羞色,掩飾似的拂袖怒道:“本公主就是看南海派不順眼,隨便找個借口,教訓他們一頓,不行嗎?”

風蕭蕭心道:“堂堂東溟派小公主,居然扮成男人去妓院和人家搶姑娘……換成我,我也不好意思說出口的。”

這番心思,他面上自不敢顯出分毫,干笑道:“行,怎么不行?誰敢說不行,我立馬一掌拍死他。”

“哈!混賬小白臉原來躲在這兒……”那群南海派的武士終于發現混在人群里的單婉晶,拔刀拔劍將人群驅散,惡狠狠的圍了上來。

風蕭蕭順手就將單婉晶拽到自己身后,冷笑道:“退后,交給我。”

單婉晶心下一暖,不由咬了咬唇,卻甩脫他的手,嘴硬道:“誰稀罕,當本公……本公子對付不了這些個混蛋嗎?”

風蕭蕭回頭笑道:“怎會。”

單婉晶被他溫柔的笑容撩撥得芳心過電般酥麻,但轉念又想到他可惡的地方,火氣又騰騰竄得高漲,登時邁到風蕭蕭身前,怒道:“誰稀罕你幫忙,滾開,本公子才不承你的情。”

風蕭蕭面露苦笑,卻也不再言語。

他這時也回過味來,現在應該盡量少與人動手,以免多做錯。

尤其這躍馬橋上四方開闊,十分顯眼,附近不論東南西北,只要稍高些的建筑,便可將此地一覽無余,說不定就有哪方面的高手居高觀看,瞧破他的虛實,起碼石之軒肯定能看到,不得不防。

不是不敢動手,而是只為了區區這些南海派的徒眾,便大耗精神恢復精力,實在不值。

南海派當先那人見己方一行人已將兩人堵在橋欄,心下大定的譏笑道:“喲,小白臉還有幫手。難怪在上林苑要了姑娘卻不開房,原來是個走旱道的兔兒爺。”

單婉晶聽他污言穢語,美目寒芒大盛,玉面更寒似白霜,倏地欺身過去,舉起右掌,輕飄無定的往那人胸口按去。

她的手掌看似飄柔無力,更不帶絲毫勁氣,玉指纖纖,嫩如蔥段,水靈至極,揮著玄妙的掌式,變幻無方,如同作舞,看起來實在賞心悅目,瞧得讓人直忍不住想摸上一把。

對面那南海派的門下似乎也瞧得呆了,雖舉著兵器,卻絲毫沒有還手的意思。

一時間他竟忘了認為對面乃是個男人,心內涌起怪異的念頭,想著干脆便讓這只看著便弱若無骨的香噴纖手,來按揉他的胸口,錯覺的認為定是種甚為美妙難言的滋味。

風蕭蕭見這人面孔上浮起做美夢似的古怪表情,不由撇了撇嘴,心道:“婉晶的掌法終究帶有陰癸派的影子,攻人先攻心,詭艷的很,這家伙定是個好色之徒,意志真軟弱的不行,這下死定了。”

此時一個傲意十足的冷笑陣陣傳來,喝道:“賤婢爾敢!”衣袂聲迅速震風接近。

風蕭蕭轉目瞧去,見一人自躍馬橋旁的酒樓二層窗口高躍而出,手中挾著一桿被陽光照得金光燦燦的金槍,心下頓時恍悟,這人定就是單婉晶剛剛說的那個南海派掌門‘金槍’梅洵了。

這家伙估計正坐在酒樓上面吃飯,在過橋的人群中瞧見了單婉晶,于是做手勢招呼南海派門下又找了回來。

一聽梅洵的聲音,單婉晶頓時勃然大怒,更加速欺身而上,狠辣無情的擊上那不積口德的南海派門下之胸口。

那人如陷甜夢的神情陡然生出變化,瞪出驚駭欲絕的神色,仰天噴出一口長血,被單婉晶看似柔弱,實則巨蠻的一掌直接打飛,橫過橋欄,墜入永安渠,砸出一大片激(jishe)射的水花。

“單婉晶!是你!”梅洵自牙根中迸出怒吼,足尖往躍馬橋的欄柱上一點,千萬道金光,忽如暴雨般灑下,將單婉晶高挑動人的身形徹底籠罩。

其聲勢雖兇,姿態仍是優美好看,只這一點便知他能成為南方最大門派之首,是有真材實學的。

不過風蕭蕭只瞧了一眼,便不再關注,反而轉目望向梅洵剛躍出來的酒樓窗口,眉毛微揚。

那兒正站著一個高大偉岸的威猛漢子,雖作漢人打扮,但一眼便能看出乃是突厥人。

其人神態倔傲,目光銳利之極,正打量著與梅洵急速交手的單婉晶,嘴角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,似譏諷又似蔑視,反正頗為不屑。

他忽而察覺到風蕭蕭并無掩飾的眼光,倏然轉目對上,面上流露出一絲微不可察的詫異,目中突然閃起帶著狂熱的喜悅,但就算這樣,他的眼神深處依然顯得冷峻且冷靜,像是不會被任何變故所動搖心神。

這種似曾相似的神情,風蕭蕭還在跋鋒寒那兒見到過,他一眼便認定,這人定是李建成新招攬回來的突厥年青高手可達志,那個大言不慚,揚言要替“武尊”畢玄試試他資格的狂妄之人。

這人嘴角的輕蔑笑意漸漸擴大,目光緊緊鎖定下方躍馬橋上的風蕭蕭,右手摸上了掛在自己腰間的刀柄。

風蕭蕭神情平淡,漫不經心的挪開目光,移到剛從窗口探頭望來的另一人臉上,不由微怔,這人居然是李唐太子李建成。

李建成一瞧見他,登時臉色劇變,忽然伸手按住那疑是可達志握刀的手,向他低聲說了幾句。

那疑是可達志的突厥漢子眉頭頓時緊皺,但旋即分松,笑道:“既然太子殿下發話,今日可達志就不好妄動干戈了。”

這狂傲的話聲不大不小,卻偏偏隨風送到橋上來,分明就是說給風蕭蕭聽的。

風蕭蕭瞧也不瞧他一眼,向李建成微微頜首,臉上露出一個詭秘的微笑。

他早先曾暗囑沈落雁,讓她私下接觸當時南下謀取飛馬牧場的李建成,表明愿意與他開釋前嫌,攜手進退,一同先對付李世民的意愿。

沈落雁果不負他的期望,代表他與李建成達成了初步的意向,這會兒眾目睽睽,自然不好明示,所以雙方只是心照不宣。未完待續。

章節目錄

广西快三大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