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 風波之末 (三千字章)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“砰砰彭彭!”

鞭炮在院落間轟天響起,加上歡呼吶喊的喝采聲,使牧場內外好似慶祝新年般熱鬧喜慶。

不過再大的喧囂傳至后山,也只能變得隱隱約約。

魯妙子負手窗前,微笑道:“自從青雅去后,飛馬牧場便少有這般喜悅的氣氛了。”

他微微側頭,向謹立于后的風蕭蕭解釋道:“青雅就是秀珣的母親,唉!”

風蕭蕭這才明白,魯妙子和商秀珣的母親的確是有不尋常的關系。

魯妙子像倏地蒼老了幾年般,嘆道:“當年受傷后,我便逃到飛馬牧場來,陪了青雅整整二十五年……“

風蕭蕭是個聰明人,知道什么時候該說話,什么時候該閉嘴,現在他就緊緊閉著嘴。

魯妙子眼中射出復雜并帶著緬懷的目光,忽而搖頭苦笑道:“或許你不相信,我對祝玉妍已恨意全消,若不是她,我也知自己心目中最后只有青雅一個人。罷了!罷了!”

風蕭蕭忍不住想道:“人之將死,是否真的會變得比往常大度許多呢?”

他就算現在是個瞎子,都能瞧出魯妙子如今的狀態很不好,再也無之前的精氣神韻,頗有些油盡燈枯的垂老之貌。

魯妙子轉過身體,凝視著風蕭蕭道:“你明白的我的意思嗎?”

風蕭蕭點點頭,道:“我會讓祝玉妍得到懲罰,卻不會取她性命。”

魯妙子哈哈笑道:“那情景定會有趣的很,真恨不能親見。”

風蕭蕭默然不語,魯妙子是壽元徹底耗盡,再無絲毫生機,想要為他續命。真只有神仙才做得到了。

說實話,當風蕭蕭看出他傷勢的時候,便已在心中驚為天人,他竟能給自己續命幾十年之久,簡直不似凡間手段。

魯妙子笑得頗為暢快,在見到風蕭蕭郊野上瘋狂殺戮的一幕。他就知道風蕭蕭若是去殺祝玉妍,那么祝玉妍死定了,也正在那時,他忽然感覺到祝玉妍的性命,竟真正的掌握在他的手里。

風蕭蕭十分明白魯妙子的意思,魯妙子是想讓祝玉妍清楚一件事:“我能殺你,卻不殺你。”

讓祝玉妍親自品嘗到后悔的情緒,這遠比殺了她,更能使魯妙子的心感到平靜。

魯妙子笑了一陣。斂容道:“你很好,我承認自己之前對你的看法有所錯誤。”

風蕭蕭垂首不語。

魯妙子道:“長安城里,有座楊公寶庫……”

見風蕭蕭疑惑的抬起頭,他微笑中不無自豪的道:“楊公寶庫是我一手設計建造的。”

得楊公寶庫者,可得天下,風蕭蕭的耳朵都快被江湖上流傳的這句話給磨得起繭了,而今這座寶庫的建造者,就站在他的面前。

風蕭蕭忽然有許多話想問。但瞧了瞧魯妙子臉上緬懷的神色,將所有的話都吞回了肚子里。

魯妙子續道:“向雨田交我保管的那枚圣帝舍利正在其中……沒錯。和你身上那枚幾乎一模一樣。”

風蕭蕭不懷疑他早就能發現自己腰畔所藏的“水母之精”,但實在想不到魯妙子為何會忽然提及另一枚圣帝舍利。

魯妙子道:“其實想要達成圓滿,除了寄希望于古今四大奇書之外,還是有取巧的辦法。”

風蕭蕭的注意力一下子便提到最高,道:“和圣帝舍利有關?”

“不錯!”魯妙子好似看出他在想什么,緩緩道:“圣帝舍利蘊含歷代圣帝所灌注的龐大精元。雖因沒有蘊含人之感悟的關系,不能真正助人圓滿,卻能輕易造就爐鼎。”

明明是模棱兩可的話,風蕭蕭卻聽得雙眼精光大放。

魯妙子微笑道:“看來我想的不錯,你根本沒打算按我指明的道路而行。其實另有打算吧?”

風蕭蕭有些赫然的道:“弟子慚愧。”

“你慚愧什么?該慚愧該是老夫。”魯妙子淡淡道:“是老夫當初信不過你……”

他話鋒一轉,道:“你之前便說過,感悟是由人的經歷轉化而成,說來簡單,但過程卻說不出的漫長,而且極其危險。”

風蕭蕭興奮的接口道:“最快的辦法便是不停的經歷磨難,時時刻刻徘徊于生死之間。”

魯妙子嘆道:“看來已不需我細說了。”

“弟子些許看法,還請師祖指正。”風蕭蕭笑道:“既然一個爐鼎不能至我圓滿,何不多造就幾個爐鼎,一齊分擔最后一步的風險?”

魯妙子故意道:“道心種魔**對鼎爐的資質、心智都要求極高,鼎爐若真是易得,向雨田當初就不必以圣帝舍利入道了。”

風蕭蕭搓著手道:“那是因為他小氣,若是他肯將圣帝舍利放手他人,憑著舍利中幾乎磅礴無盡的精元,足以造就出不止一個合適的爐鼎。”

魯妙子搖頭嘆道:“他不是小氣,是不能。”

風蕭蕭頓時恍然,他興奮下沒有細想,因為無論從什么角度看,向雨田都大度的遠超常人,唯一的枷鎖,該是圣極宗的規矩,讓他無法將圣帝舍利便宜旁人。

魯妙子又道:“爐鼎反噬之力不可小覷,照此方法,爐鼎肯定不止一人,你又該如何化解呢?”

風蕭蕭略微猶豫,道:“我相信我的妻子會與我齊心,而我更會設法使其他的爐鼎無法同心協力,甚至互為仇讎。”

魯妙子欣然道:“我已沒什么可教你的了。”

風蕭蕭尷尬的笑了笑,道:“師祖,你還沒說楊公寶庫怎么進去呢?”

他可不信魯妙子是忘了說,其中肯定別有深意。

果見魯妙子慢悠悠的道:“我已將畢生的機關之學傳于寇仲和徐子陵兩小子,只要跟著他們,不愁進不去楊公寶庫。”

風蕭蕭有些發怔,而魯妙子接下來的話,更令他傻眼:“不是我不想教你,而是你肯定不感興趣,也肯定學不會,也不是我不想告訴你進入之法,因為你不通機關之術,告訴你方法你也不會用。”

風蕭蕭苦笑道:“弟子知道了,這兩小子好歹是師祖的傳人,弟子一定會照拂他們的。”

魯妙子開懷大笑,拍著他的肩膀道:“和聰明人說話,就是簡單。”

他收了笑聲,道:“如若此等方法也無法助你圓滿,真到最后無法之時,不妨再來我這兒一趟……”

他探手伸入一旁的書柜,輕輕扳下,“軋軋”聲中,一座地下室入口現于眼下,道:“我將會埋骨于此,亦會給你留下最后的辦法,只希望這辦法你永遠也用不上。”

風蕭蕭自然不會笨到追問他為何不現在將辦法教給自己,沉默半晌,道:“不到最后時刻,弟子絕不會來打擾師祖安歇。”

魯妙子轉目瞧向他,意味深長的道:“得救之道,一向把握在自己手中,你好自為之。好了,去將那兩臭小子叫來,老夫還有些事要囑咐他們。”

風蕭蕭默然而退,他知道,這一別,既是永別。

但他卻不知道,魯妙子留給他的得救之道,正是寇徐二人身負的長生訣真氣,只是真到用時,寇徐二人就算能保住性命,一身武功只怕會付諸流水,若非到最后的時刻,他自然不希望自己寄予厚望的兩名傳人落得如此下場。

而風蕭蕭若是對寇徐二人毫不關心,甚至取了兩人的性命,那么真有回到這里的那一天,得到的也只能是一張廢紙……光有方法,卻再無施行的辦法。

不得不說,魯妙子在某些方面真的與向雨田十分相像,不但深謀遠慮,而且能真正做到不偏不倚,對寇徐二人也好,對風蕭蕭也好,都給予了平等的機會。

風蕭蕭并不是個好人,某些地方甚至稱得上極惡,但他亦有優點,比如信守承諾,比如尊師重道。

所以他絕不會因為魯妙子死了,而事先闖入這位祖師的埋骨之所,若非還攸關他妻子的性命,他甚至永遠都不打算來攪擾師祖長眠。

所以他老老實實召來了寇徐二人,并且也沒有升起一丁點想偷聽他們和師祖談話的念頭。

風蕭蕭返回宿處,一路上碰見的仆人婢女,盡是拿怪異的眼光瞧著他,但都恭謹的避讓并行禮。

倒不是因為他在牧場外殺敵的事跡為人所知,實際上包括商秀珣在內,所有的知情人,都對昨夜之事守口如瓶,只將大勝四大寇的訊息傳揚開來。

之所以都這么瞧著風蕭蕭,是因為昨夜場主才下令拿他,今日的態度卻陡然反轉,竟公告全牧場,風蕭蕭升為副執事的消息。

風蕭蕭在屋里沒待一會兒,蘭姑忽然來了,原來是給他安排了新居。

除了獨占一座精致的小院,還有四男四女共八名仆役。

蘭姑其實已算得上是風蕭蕭的人,所以雖然她知道的事情不多,卻什么消息都不敢瞞他。

李秀寧一行人當夜成功擺脫了沈落雁的襲擊,但還是沒能走成,已成驚弓之鳥的他們,雖然接到了來自商秀珣表達的善意,卻連告辭都沒有,于清晨便匆匆離開牧場。

這正是風蕭蕭預想的結果。

若是駱方沒死,李秀寧或許還能安穩的住,但偏偏駱方沒能回來,而且不知生死,讓李秀寧不能不懷疑商秀珣是不是發現了什么,將駱方秘密擒住逼供,若是駱方抗不住受刑,交代了什么,他們現在不走,往后可就走不成了。未完待續。

章節目錄

广西快三大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