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三方爭奪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風蕭蕭冷哼一聲,道:“你們巴陵幫是做什么營生的,當我不知道?”

香玉山訕笑道:“八幫十會中,我們巴陵幫居于八幫次席,本聲譽極隆,只是給一些利欲熏心的人,為了討好楊廣而破壞了,還望大哥明察。”

風蕭蕭抖了抖手中的信,道:“這些我管不著,既然云玉真寫信問我的意見,我只有三個字,‘不同意’。”

香玉山面露悲憤之色,壓低聲音道:“不瞞大哥,十五天前,敝幫大當家陸抗手被‘影子刺客’暗殺喪命,事后根據追查,最大嫌疑者就是宇文閥的人,這個仇怎都要報的。”

聽見“影子刺客”的名號,風蕭蕭神情微變,轉瞬恍然道:“所以你才打算聯合巨鯤幫?”

如今在李閥的支持下,海沙幫早已被巨鯤幫打壓得只能困守總舵一隅之地,不過他們高手仍在,實力并未消減太多。

難怪云玉真同意和巴陵幫聯手,只要能打垮宇文閥,海沙幫便徹底失了后臺,到時結果如何,全憑云玉真一句話了。

而且世人皆知,風蕭蕭與宇文閥勢同水火,云玉真如此針對宇文閥,八成也有討好他的意思。

香玉山見風蕭蕭的態度像是有些松動,忙道:“小弟哪有這么大的本事,全是敝幫蕭二當家的主意,是他親上巨鯤號面見云幫主,陳明其中利害關系,云幫主這才有所意動,不過她決然要求,除非大哥首肯,否則她怎么都不會同意。”

風蕭蕭沉吟不語。

香玉山低聲道:“我們的三當家是靠向宇文閥的人,事發后已被二當家以家法處置,亦是從他口中迫問出宇文化及和那昏君均與此事有關,現今我巴陵幫上下群情激奮,與宇文閥勢不兩立,定要為大當家報仇雪恨。”

風蕭蕭“哦”了一聲。喃喃道:“我剛殺了宇文無敵,想來宇文閥與我也勢不兩立了!”

香玉山明顯已知道此事,毫不意外,繼續道:“宇文閥背靠昏君。權傾朝野,勢力強大,絕不是一幫一派所能夠撼動的,所以蕭二當家決定廣結盟友,聯合久受宇文閥欺壓的勢力。以作抗衡。”

他從懷內掏出一封信來,道:“為了表明敝幫有合作誠意,蕭二當家特修書一封,信內立下毒誓,絕不會有背信棄義之舉,大哥看后自然明白。”

香玉山的確是個極好的說客,風蕭蕭終于意動。

他接過信,卻沒有拆開,只左右望了望,道:“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。你隨我來。”抬腳往大龍頭府里走。

香玉山忙扯住風蕭蕭的袖子,壓低聲道:“小弟可不敢得罪沈落雁,更不敢進這道門,如今這滎陽城里波譎云詭,形勢變化莫測,不由小弟不多加小心。”

他這番話意有所指,明顯對個中情況十分清楚。

風蕭蕭稍一猶豫,搖頭道:“我還有事,一切待會兒再說。”

香玉山嘴湊到他耳邊,悄聲問道:“大哥莫不是在找寇仲和徐子陵?”

風蕭蕭神情一凝。道:“你知道他們在哪?”

香玉山瞧了瞧大龍頭府門旁的幾名守衛,神秘的道:“請隨小弟來。”

風蕭蕭斜眼打量一陣,道:“好。”

香玉山的落腳點不是賭場就是青樓,而且一定是城中最大的青樓賭場。

金燦燦的招牌上刻著“黛青院”三字。

仍是占地極廣的院子。富麗堂皇的裝飾,只可惜方才早晨,看不見那些嬌媚出水的一眾美人穿著單薄香艷的裝束打扮。

穿過空空蕩蕩的大堂,到了頂樓的一間廂房。

香玉山推開房門,映人眼簾是安坐房內的沈落雁,如花的俏臉上掛著迷人笑容。

風蕭蕭不禁呆了呆。旋及笑道:“沒想到沈軍師竟還有這種副業,是否李密發的薪酬不夠使?不過風某一向囊中羞澀,只怕付不起沈大美人的渡夜費呢!”

任憑沈落雁如何智慧過人,這會都羞得紅至耳尖了,模樣說不出的嫵媚誘人,大發嬌嗔道:“風先生怎的好不正經。”

香玉山忙道:“沈軍師要事相邀,小弟不敢不從,你們慢談,小弟先行告退。”

他忙不迭的關門走了,像是被誰照他屁股踢了一腳似得。

風蕭蕭鼻腔里發出一聲冷哼,他就知道香玉山這小子太不牢靠,奈何這小子一張嘴簡直能把死人給說活了,輕重程度也拿捏的剛剛好,讓人有氣都發作不得。

沈落雁臉色已恢復如初,盈盈起身,滿上一杯酒,舉杯道:“讓落雁先敬你一杯,陪個不是。”

風蕭蕭淡淡道:“沈軍師有事不妨直說,不必兜圈子。”

沈落雁放下酒杯,道:“好,先生可否先答落雁一個問題,當今群雄中,有誰能及得上密公呢?”

風蕭蕭笑道:“看來沈軍師此來,是為了幫李密招攬于我了?”

沈落雁面上微笑不停。

風蕭蕭吸了吸鼻子,道:“我對各方勢力都無甚好感,也不打算加入哪一方,沈軍師不必費心了。”

沈落雁等得就是這句話,立刻反問道:“既是如此,風先生何必與翟公糾纏不清呢?”

風蕭蕭道:“我做事自有目的,不勞沈軍師掛念。”

沈落雁輕笑道:“是否為了寇仲和徐子陵兩個小子呢?”

風蕭蕭頓時想道:“她一定是見過寇徐二人了,否則不可能猜到我的目的。”

沈落雁見他不語,就知道自己果然猜中了。

她笑容更見嬌艷,道:“翟公能給的,密公也能給,而且更可靠,風先生應該知道,不是么?”

風蕭蕭皺了皺眉,不客氣的道:“你不必套我話,有話請直說。”

沈落雁沒想到風蕭蕭這么快就瞧破了她的心思,美目中閃過一絲訝異,笑容不減道:“風先生快人快語,落雁也不瞞你,寇仲和徐子陵其實剛剛才從這兒離開。”

風蕭蕭眨了眨眼道:“說下去。”

沈落雁美目中閃過些許復雜的神色,像是惋惜,亦像是后悔,口中道:“香玉山已和他們約定好了,一旦城中亂象起,便助他們逃出城去,集合點……就在這里。”(~~)

章節目錄

广西快三大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