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激戰雷公峽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風蕭蕭知道杜伏威一定會來攔截,卻也沒想到他竟然來的這么快,云玉真才通知完沒多久,五艘大船就氣勢洶洶的從上游追了過來。

看來那日歷陽城外發生的事,在杜伏威心中的病結實在不小。

風蕭蕭并不知道,杜伏威本就是黑道梟雄出身,最重面子,向來都是你敢打我一拳,我便殺你全家。

而自他起兵以來,攻城拔寨,大小陣仗也曾見過不少,一路順風順水,從未吃過如此大虧,簡直令他顏面掃地,如何不至極的羞惱?

如今巨鯤號的船首已經聚了二十來人,風蕭蕭和云玉真站在眾人正中。

其它人形相各異,都是巨鯤幫的首腦,還有七、八人是女子,包括侍婢云芝在內,人人生得貌美如花,這些女子才是云玉真的真正心腹,此事形勢危殆,她們方才全部露面。

風蕭蕭皺著眉,眺望道:“五艘船……沖不沖的過去?”

云玉真道:“沖過去又怎樣?前面就快到雷公峽了,那里水道收窄,兩岸盡是高崖峭壁,形勢險惡,如果杜伏威在前方堵截,并兩岸設伏,咱們就這么沖過去,不正好讓那沖來的五艘戰船堵住了后路么?就真成了甕中之鱉了。”

她言語中盡是不滿之意,顯然對于風蕭蕭不顧危險,繼續北上的命令很是生氣。

風蕭蕭見慣了江湖爭斗,還真不適應如今亂世的情況。

他哪曾想到杜伏威為了報復他,竟然帶來了一整支軍隊,這時他也有些后悔了,真不該如此托大。

云玉真又發了一通牢騷,最后道:“準備棄船!”

二十多人移往船首左舷處。

風蕭蕭卻冷冷道:“棄什么船?沖過去!”

所有人都訝異的望著他和云玉真,不知道聽誰的好。

畢竟這段時間,他們幫主一直對風蕭蕭言聽計從,從無違背,使得風蕭蕭在船上很有權威。

云玉真跺了跺腳。羞惱道:“你是不是真想害死人家?”

風蕭蕭道:“你若棄船上岸,才真的危險了。”

云玉真愣了愣道:“怎么說?”

風蕭蕭淡淡道:“我雖然不太精通兵法,卻也知道兵者詭道也,最忌諱讓敵人猜中了目的。最應該出其不意。現在棄船?杜伏威能想不到不定早在岸上埋伏好了,就等你們往里鉆。”

云玉真大嗔道:“你這么說也沒錯,只是前方乃死地絕境……”

風蕭蕭打斷道:“你要是不肯相信我,我現在就走,我到要看看。杜伏威能奈我何。”

一個獨行野地的超卓高手,自然比帶著一大群人的云玉真目標要小的多,結果不問可知。

云玉真低著頭猶豫一陣,無奈道:“我現在真后悔認識你哩……你打算怎么辦?我們可擋不住投石器。”

風蕭蕭沉聲道:“你只需給我一柄劍,然后指揮船全力前沖就是了。”

劍很快就來了,明晃光亮,寒氣逼人,是上好的寶劍。

風蕭蕭穩立船首,身邊已揚起了風,不是江風是寒風。

五艘敵船原本順江沖來。速度極快,但顯然沒有料到巨鯤號竟然不退反進,一時根本停不下來,只來得及射出一通箭雨,便錯身而過。

不過前方水道忽窄,巨鯤號已駛入雷公峽激流。

只聽得兩岸一通鼓響,霎時間冒出黑壓壓的人影,人人彎弓搭箭,準備再接近少許,立即發射。

明晃的陽光下。山嶺中竟是成片銳利的箭頭,刺得人眼睛發花,晃得人膽戰心驚。

又聽見軋軋連聲,百多塊尺許見方的石頭。先一步從投石機彈出,向巨鯤號呼嘯投至,兩面夾擊。

云玉真則一聲令下,巨鯤號尾艙近江水處張開了四個小窗,四股黑煙,噴發而出。想要讓黑煙籠罩住船身。

風蕭蕭幾乎同時騰躍而起,驀地繞船橫飄,作蛟龍飛騰,似仙人凌空。

劍光絢爛中,劍氣凌空,竟把有機會擊中船身的石頭盡數擊成粉末,騰起濃重的白霧。

而黑煙不斷船尾送出,轉眼后方盡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煙霧。

兩岸仍未有機會作第二輪投擲石塊時,濃煙已順著風勢把他們罩在煙內。

很快,黑煙白霧摻雜,濃霧彌漫鎖江。

本來無比忐忑,心驚心慌的巨鯤幫幫眾們,見到如此盛況,一陣目瞪口呆后,都是怪叫歡呼,好不興奮。

云玉真美目灼灼,向著凌空閃動的風蕭蕭注視不已,一時間竟芳心亂跳,面紅耳赤,嬌軀顫抖,近乎高/潮。

正在這時,崩弦聲轟鳴,震動山峽,卻是巨鯤號終于駛進了弓箭的射程。

幸好迷霧濃重,箭矢毫無準頭,不過就算是這樣,密集的箭雨,也使得巨鯤幫眾的歡呼聲戛然而止,變成了凄厲不絕的慘叫,黑煙白霧中也帶上了濃重的血腥味。

云玉真只得下令幫眾們立即返回艙,不作以箭反擊的打算,只有二三十位幫中的高手仍停留在甲板上,各自舞動著兵器,成片的撥攔箭矢。

扎扎聲再響,第二輪投石終于又至,與此同時,兩岸紅光燒天,不論是撲來投石,還是射來的羽箭,都已被點上了火!

而風蕭蕭手中的寶劍已然扭曲變形,幾乎崩斷,眨眼間近百下的巨石重擊,再深的功力也已護不住劍。

形勢陡然急轉直下,無比危殆!

風蕭蕭暴喝一聲,突然扔劍,手足并用,橫掠間,或拍或踢,將著火的巨石以巧勁卸飛,更有甚者,他竟然還將十數塊燃燒的火石返擲了回去。

兩岸的弓箭兵不可思議的瞪著大眼,隨即被砸的哭爹喊娘,連山林都起了火煙,密集的箭雨也稀松了幾片。

不過風蕭蕭這一緩手,還是有數塊燃火的巨石砸中了巨鯤號。

巨鯤號在激流中劇烈晃動,激起巨浪,起伏不休。

云玉真再顧不上盯著風蕭蕭瞧個不停,趕忙指揮著幫眾四處滅火,封堵被砸穿的漏洞。

一晃眼的功夫,投石器已擊出三四輪,箭雨更是從未停息過,巨鯤號在搖搖欲墜中,終于駛出了雷公峽。未完待續。

PS:俺明天要參加同學婚禮,今天明天應該很難更新了,希望書友們能夠理解,抱歉!

其實,俺也心疼俺的全勤……

章節目錄

广西快三大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