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滿箱春/色關不住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沙曼中的鋼絲,被牛肉湯閃電般的奪了過去,鋼絲的尖銳,現在反而指著沙曼的脖子。

牛肉湯喝的牛肉湯最多,但是她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,顯然已吃了解藥。

她愉快的笑道:“脫/光……”

她的眼睛里發著光:“你們兩個統統脫/光,能脫的都脫/光。”

沙曼臉色蒼白,薛冰的臉色卻更紅。

牛肉湯道:“我數到十,你們如果還沒有脫/光,這里就多了個死人。”

薛冰已經開始在脫,沙曼也不能不聽話,她知道牛肉湯一定是說得出做得到的。

“一,二,三……”牛肉湯數的很快,兩個女人也只能脫得很快。

牛肉湯吃吃的笑道:“原來你們也是經常脫慣了衣服的。”

她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紙包,笑嘻嘻的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這碗牛肉湯為什么這么好喝?”

看著這個紙包,沙曼的臉色更白了。

牛肉湯看著她,眼睛里忽然露出奇怪的表情,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欲/望。

也不知為了什么,沙曼的臉突然紅了。

牛肉湯慢慢地向她走過去,腰肢擺動,帶著種奇異邪惡的韻律。

她瞇著眼笑道:“你難道忘了,不但哥哥喜歡你,我也喜歡你,你還記不記得,哥哥每次想發泄的時候,總是讓我抱著你,代替他……”

“住口!”沙曼的臉更紅了。

牛肉湯道:“你如果吃下這包藥,我保證放過你這次,讓你自己解決,好不好?”

沙曼遲疑著,看著她的眼睛。;

牛肉湯的眼睛里充滿了邪/惡淫/蕩的魅力。

沙曼終于點了點頭,接過了藥包,將藥粉慢慢的咽了下去。

很快,她變得和薛冰一樣,不光是眼紅、臉紅了,全身都泛起了一種燥熱的紅。

牛肉湯扭動著身子。光溜溜的貼了上去,胸/脯也貼了上去,甚至連膝蓋都貼了上去,就抵在了沙曼最隱/秘之處。

沙曼喘息著。勉強道:“不行,你……你答應……過我……”

但她的身體的動作卻明顯和她嘴上說的話并不相符,她已不由自主的張開了自己光滑筆直的雙腿。

牛肉湯晃動的胸/脯蹭著沙曼晃動的胸/脯,而她膝蓋竟然也抵著蹭了兩蹭,笑道:“我當然不會騙你。”

她停下動作。歪著腦袋想了想,眼睛忽然放出光來,從床下拖出了一口大箱子。

這是用來裝行李衣服的大箱子,并不是用來裝人的,不過如果緊緊擁抱,倒也能夠勉強裝下兩個苗條女人。

現在的箱子里,忽然尤其香噴噴了。

牛肉湯大笑著合上了箱蓋,然后耳朵緊貼上去。

箱子很快顫動起來,這是一種銷/魂的顫動。

激動而興奮的歡/愉聲隱隱透了出來,是兩個人的。兩個欲/望被勾動如天火的女人。

牛肉湯吃吃笑道:“我答應讓你自己解決,并沒有食言吧!只要你自己能忍得住……”

她頓了頓,笑得更迷人了:“藥效可以持續整整一天一夜,希望那時你倆還有些力氣,能自己從箱子里爬出來……”

箱子的震顫越來越大,仿佛里面也越來越激烈火熱。;

牛肉湯的臉蛋也不由的紅了起來,她咬了咬嘴唇,慢慢直起身子,筆挺的雙腿忽然分開,整個人都騎到了箱子上……

風蕭蕭的臉色一點也不好看。

握劍的手更緊。走的也更疾。

他的輕功很高,哪怕去追殺陸小鳳,就算先讓陸小鳳跑上個一天半天,他都能很快的追上去殺掉。

可如今追著一大群人。連追了數天,竟然連一點消息都沒打聽到,沿途根本沒有人見過一群人經過。

這是不可能的。

莫說前來傳旨的太監和大內侍衛就已不少,保護黃蓉的青衣樓高手只會更多,這么大一群人,怎能無聲無息的消失呢?

本來從一開始。風蕭蕭就發現不對勁,自然而然的心生疑慮。

可是他信任薛冰,相信薛冰絕不會騙他,黃蓉肯定帶著人上京去了。

或許是黃蓉特意交待需要隱瞞行蹤,不讓那群大內侍衛大張旗鼓,所以才無路人察覺。

不過數日過去,風蕭蕭的信心已經動搖。

因為不但連他沒發現一點的蛛絲馬跡,就連行經的青衣樓分舵,也沒得到任何消息。

這實在太反常了,事有反常即為妖。;

風蕭蕭頓時停下了前進的步伐,返身回趕。

變成青衣樓的狐貍窩,已經空無一人。

沙曼不在,薛冰不在,陸小鳳不在,一個人都不在!

于是風蕭蕭去找老狐貍,沒想到老狐貍也不在。

聽碼頭上的人說,他出海了,而且是和陸小鳳一起……

風蕭蕭更是陷入了云里霧里,雖然睜著眼睛,卻發現自己已看不清任何事,也找不到任何人。

風蕭蕭畢竟是個聰明絕頂的人,他很快就想到了辦法。

他不再找沙曼和薛冰,他找宮九和牛肉湯。

像宮九這樣張揚的人,向來都是鮮衣怒馬,豪華車架的,若是換做別的地方,這樣的人雖然不多,但也不少,只要少露面,根本查不過來。

不過若是從不久前才離船上岸的人開始追查,那就會容易很多了。

風蕭蕭沒查到男人,卻查到了一個女人。

一聽人形容裝扮模樣,他就知道這人定是牛肉湯。

可還不等他沿著線索追上去,麻煩就找上門來了。

遠處蹄聲響動,還有二十來個騎士在附近往復巡弋,穿的竟全都是七品武官的服色,一個身著黑色服飾人慢悠悠的直向風蕭蕭走了過來,身后是十幾個和他裝束差不多的黑衣人。

另一個穿著七品服色,全身甲胄鮮明的武官,一直都在躬著身跟在他的身后,微微低著頭,像是十分恭敬的正說著些什么。

那黑衣人只是不停的搖頭。

那一直低著頭的武官,頭忽然抬了起來,那一直趾高氣揚的黑衣人卻倒了下去。

風蕭蕭瞧得分明,那武官手里刀光一閃,刺入了黑衣人的腰。

后面那群黑衣人大驚失色,個個拔出刀來,蜂擁著圍了上去。

那七品武官竟然是個了不得的高手,揮刀狂舞,在一群人中竟游刃有余,左沖右殺。

遠方那些游曳的騎士們突然動了,縱馬奔騰中,只見刀光亂閃,血光四濺。

風蕭蕭瞧了幾眼,神色頓時凝重起來。

看這些黑衣人的輕功和招式,分明是天龍南宗的人。

他知道天龍南宗的大師兄是個天閹,干脆就索性凈身入宮做了太監,這些年在宮內權力不小,于是就將他的師弟們都引進宮去。

所以天龍南宗的門下,十個中倒有九個是大內侍衛。

這七品武官竟這么有膽子?敢襲殺大內的侍衛?

而這群大內侍衛,是不是就是接走黃蓉的那一幫?

黃蓉人呢?未完待續。

ps:感謝書友“淮上閑人”打賞200起點幣~~

;

章節目錄

广西快三大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