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未蒙其面,已知其毒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風蕭蕭好似根本沒有出手,但周遭的大漢卻偏偏一個接一個的仰天而倒

胡鐵花眼尖的很,看清他們只每人眉間都有道幾乎淡不可見的血絲。

這是什么劍法?

他武功著實不低,起碼能看出風蕭蕭是在出劍。

琵琶公主遠遠瞧著,只見大漢們前撲后繼,如同大浪拍石,挨個碎成浪花,但明知死也不退縮,竟沒有一個人逃開。

眨眼功夫,黃沙之中,尸身遍地。

風蕭蕭拎著僅剩的一個黑衣人,來到邀月身邊,道:“或許從他口中,能問出石觀音的所在。”

胡鐵花忍不住說道:“這些人恐懼石觀音已到了極點,寧可受盡折磨而死,都不會吐露半個字的。”

風蕭蕭瞟了他一眼,道:“在我手上,沒有人能不說實話。”

他眼光轉回,瞳孔已經冒出了一片幽光。

這幽光是那么的詭異莫測,不單是胡鐵花和琵琶公主,就連邀月都看的有些發怔了。

黑衣人忽然站的直挺挺的,恍如大夢初醒,眼中閃爍著奇怪的光。

風蕭蕭擦了擦額頭的細汗,問道:“你是石觀音的人?”

黑衣人搖搖頭,道:“我不是人,我只是她的奴隸,世間所有的男人,都是她的奴隸。”

風蕭蕭哼了一聲道:“她讓你們來做什么的?”

黑衣人道:“來給你們送水。”

風蕭蕭怔了怔,道:“什么意思?她怕我們會渴死嗎?”

黑衣人好似不知道怎么回答,翻著白眼。一聲不吭。

胡鐵花卻大叫了一聲,跑過去翻動那些黑衣大漢的尸體。果然他們人人都帶著一個水袋。

胡鐵花一臉的驚懼,道:“這些水喝不得。好狠毒的石觀音。”

風蕭蕭斜眼道:“莫非水里被灌了毒?”

胡鐵花苦笑道:“比毒還要可怕,這些水里定是下了大麻、罌粟……”

風蕭蕭一聽到“大麻、罌粟”,頓時就懂了,道:“這女人果然夠毒辣。”

這類東西并不致令人喪命,卻可使人發狂,眼中生出的幻象,是好像有成千成百個惡魔圍攻,于是就只能拼命逃,等到逃不了時。就拼命抵抗,直到將最后一絲力氣都用光為止。

胡鐵花繼續道:“我之前就遇上過中了此毒的十幾個鏢師,一群人不住的瘋狂憑空亂砍亂跑,活生生將自己累得脫力,直至連爬都爬不動了,只能任人宰割。”

風蕭蕭道:“她就是故意派這些人來送死的,待我們殺光這些人之后,自然不會懷疑他們身上帶的水里會有毒。”

胡鐵花苦笑道:“就算有所懷疑,真是渴到不行。也會心懷僥幸的嘗上一口的,這女人實在太可怕了。”

他一面說著,一面撿起兩個水袋,塞到自己的懷里。

風蕭蕭不由笑道:“看來你是寧愿被人活捉。也不愿渴死了。”

胡鐵花嘆氣道:“被人活捉說不定還能活,而渴死,就真的死了。”

風蕭蕭點頭道:“不錯。石觀音是看清了人性,如果能晚一個時辰死。就絕不會有人肯少活一炷香的。”

邀月冷冷插口問道:“大麻、罌粟是什么?”

風蕭蕭轉過身,認真的看著她。道:“無論如何,你都不要嘗試,意志再堅強的人,如果被灌上幾次上了癮,照樣會在此物下意志崩潰,已經不能還算是個人了……”

他一指那黑衣人,道:“就會變成像這樣一條只聽主人話,連命都不要的瘋狗。”

邀月從沒見過風蕭蕭如此嚴肅鄭重,本想反唇相譏的話生生咽回了肚子,輕輕點了點頭。

風蕭蕭朝那黑衣人道:“帶我們去找石觀音。”

黑衣人一聲不吭,邁步就走。

胡鐵花有些發愣,好一會兒才回神道:“這一男一女好像比石觀音還要邪性,他剛剛使得好像是一種惑心術。我原來曾聽人說過,本以為只是世間傳說而已,沒想到還真有這種邪術。”

琵琶公主看著他們的背影,捧胸道:“好神秘的男人,又瀟灑武功又高,竟然還會魔法,有他去找石觀音的麻煩,石觀音只怕就真的麻煩了。”

胡鐵花“嗯”了一聲,掏出了一塊寶石,塞到了她的手里,道:“這就是極樂之星,你快送回去吧!”

琵琶公主道:“你呢?”

胡鐵花道:“我自然跟著他們去救老臭蟲,你快回去吧,此行十分兇險,你卻是個嬌滴滴的大姑娘,萬一有什么……”

琵琶公主眼波閃動,垂首道:“我既已知道他有危險,我難道還能放心走開么?”

胡鐵花搖頭道:“不行,我不能帶你去,這實在太危險了。”

琵琶公主大聲道:“你莫忘了,這里是沙漠,在這里我比你要有用得多,何況,就算你不帶我去,我也會跟著他們去。”

她說著,快步追了上去,腰肢扭擺,身姿輕盈,竟然很有些武功根基。

胡鐵花又搖了搖頭,嘆了口氣,大步跟了上去。

黑衣人的目的地,是一片巖石。

大大小小,各色各樣,千奇百怪的巖石,大的如石峰排云,高入云霄,直插入穹蒼中,小的也高有數十丈,如太古洪荒時的惡龍怪獸,靜靜地蹲踞在那里,等著將全人類俱都吞噬。

這里不但像是已到了沙漠的盡頭,簡直像是已到了天地的盡頭,再往前走,便要跌入萬劫不覆的深淵中。

胡鐵花一面走著一面嘆,道:“這種鬼地方,天然就是迷宮,若是無人帶路,就算走上一輩子,也繞不進去,也繞不出來,遲早活活困死在里面。”

風蕭蕭拿眼四方瞅了瞅,道:“這些石峰,半由天生,半由人力,其中道路盤旋,隱含生克變化之理,其實是一座大陣。”

胡鐵花苦笑道:“我剛才還想記住進來的路線,可這秘谷鬼徑轉得我頭都暈了,之前全白記了。”

風蕭蕭笑道:“其實很簡單,你只要以正對面的山峰為標準,右邊若是矮峰則轉左,逢高峰則往南,我猜最后應該由北出陣,出來時正好相反。”

胡鐵花驚異道:“沒想到風兄弟你還是個陣法大家?”

別說琵琶公主,就連邀月都忍不住頓了頓步子,美目漣漣的瞧了過來。

風蕭蕭輕笑道:“不敢當,如果讓我來破陣,那是絕無可能,不過如今既有人帶路,我還是可以勉強推演一番的。”未完待續。

ps:感謝書友“zxca000”的再次連續打賞啊!幾乎都刷屏了嘎嘎

章節目錄

广西快三大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