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九陽混元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“你是……是方才那位風大哥?”

一個少年從旁轉了出來,雖然身材高大,但面容卻極為俊秀,顯得有一些文弱。

風蕭蕭微笑著點點頭,將兩只玄鐵手套遞了過去,說道:“我用它開出了一條通路……這里乃洞天福地,小兄弟每日可快活的緊!”

“好重!”,少年吐了吐舌頭,仔細看了一看,驚叫道:“這……這好像是……”,但似有顧忌,并未將話講完。

“這是玄鐵所制!”,風蕭蕭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小兄弟以前見過此物?”

“沒有!沒有!”,少年連連擺手,慌忙將手套遞回。

“你可不會撒謊!”,風蕭蕭見狀不由笑道:“小兄弟不愿說便算了!”

少年舒了口長氣,剛想說話,忽得臉色一變,說道:“風大哥看起來臉色不好,好像是風寒入體?”

“不錯!”,風蕭蕭心中希望大起,方才他便有所懷疑,如今又見其露了這一手醫術,此人應該是張無忌無誤!這人和蝶谷醫仙胡青牛呆過許久,頗通醫術,應該能有辦法能將他治好。

“風大哥可否讓我把一下脈?”,少年絲毫不懂江湖禁忌,開口問道。

風蕭蕭點點頭,他已看出張無忌涉世未深,性格單純善良,并沒有壞心思。

張無忌上前幾步,伸出拇指和食指,捻住風蕭蕭的左手,緩緩說道:“你的經脈原就被寒氣凍傷,后來又被外力沖得七零八落,就連丹田也受了損傷……嗯,棘手的很,讓我想想,讓我想想!”

風蕭蕭聽得不住點頭,能只一把脈就全部說中,真是了不起。

張無忌皺眉呆站,喃喃自語:“經脈受損,外力不可入,丹田受損,內力不可出……可寒氣迫近心脈,這該如何是好……”

風蕭蕭站在一旁絲毫不動聲色,能治好他傷勢的手段并不多,但恰好張無忌手中握有最好的法子。他自認方才的所作所為,已經給張無忌留下了好映象,不愁這個心腸極軟的少年不肯拿出來。

“風大哥,我偶然得到了一部‘九陽真經’,應該可以治好你的內傷……”

張無忌目光灼灼的從懷中掏出幾本小冊子,手卻捏得緊緊,不肯松開。他雖然單純,但只是閱歷少罷了,絕對不傻,反而聰明絕頂,怎會輕易相信一個陌生人。

“這副玄鐵手套也算是一件難得的寶物,但用來換我一命也算物盡其用,不如……”,風蕭蕭垂頭斂目,假裝依依不舍,卻忍不住暗自好笑,他摸爬滾打這么些年,天天和一群老狐貍勾心斗角,難道還擺不平一個心思單純的少年?

“不用!不用!”,張無忌連連擺手,暗怪自己多心,他可不是挾恩求報之人。趕忙將手微松,向前一遞,說道:“這本功法對治療寒毒有奇效,我便是靠它治好了體內頑疾,風大哥只管拿去學便是!”

風蕭蕭微微一笑,將手中的玄鐵手套向前一拋,然后才接過那幾本小冊子,迫不及待的翻看起來。

一直到天色昏黑,風蕭蕭才站直身體,背負雙手,迎著瀑布,暗自感嘆。

“九陽真經”不知是由何人所撰寫,確實是一門曠世絕學。

這部功法修煉人之陽脈,所產生的內力炙熱弘大,威力極強,應該能夠克制一切寒性和陰性內力,但如果只是如此,還稱不上神功。

關鍵是其中有一大段口訣,能夠引導炙熱的內力去刺激陰脈,釋放陰性內力,再反過來刺激陽脈,釋放陽性內力。

如此反復循環,不但保持了經脈與丹田中的陰陽平衡,無時無刻都有兩種內力充斥全身,能夠自然而然的反彈近身的攻擊,而且療傷效果極佳,幾乎百毒不侵。更讓內力的回復速度暴增,簡直無窮無盡。

只要有陰寒內力侵入體內,便可用此法,將其當成燃料一般,寒氣越多,火燒的越旺,內力增加的越快。

難怪原著中張無忌不過修煉了短短五年,內力便如此雄厚,根本是將其體內積蓄多年的寒毒,盡數轉化成了自身的內力的緣故。

風蕭蕭只覺自己的念頭從未如此通達,好似劈散了腦海中一道堅固的大門,進入了另一片廣博的天地之中。

他原本以為自己需要廢掉本身的內力,重新修煉“九陽真經”,雖然這是一部絕學功法,但仍然心有不甘。

如今卻大不一樣了,如果他能將“混元功”和“九陽真經”的優點合二為一,不光能治好內傷,要是將來還能尋到其它絕學,也像如此這般盡收己身,說不定真能像風清揚所說的一樣,集眾家之大成,創出一套驚天動地的絕世功法。

……

風蕭蕭沒日沒夜的苦思冥想,反復推演,將“九陽神功”的口訣逐條添加到“混元功”當中。

過程繁瑣而且危險,內功口訣不比其他,稍有錯誤,輕則走火入魔,重則命喪當場。所以必須心無旁騖,每日除了吃飯外,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來推演口訣。

將內力改走陽脈還算比較容易,只不過用了月余時間,便產生了陽性內力,將體內寒氣全部驅散。

風蕭蕭原本還想將寒氣轉化成內力,但那一大段口訣太過玄奧精妙,而這時寒氣又離心脈過近,無奈之下只得先行保命。好在寒氣被驅除之后,內傷好得極快,內力也在快速恢復。

但之后推演的速度卻變得極慢。風蕭蕭遇到了一處礙難,只要按照修改后的法子運轉內力,內力就好似被火焚燒一般迅速減少,接連修改了數次,仍是如此,整整幾個月都沒有絲毫進展,心情煩躁,就連“靜心訣”都很難穩住情緒,變得一天比一天暴躁。

而張無忌原本以為能有個伙伴能夠聊聊天,誰知這人就是個瘋子、練功狂。到谷內近五個月了,兩人說的話加起來都沒超過十句。好在他性格溫和寬厚,又多年獨自慣了,每日和一只大白猿帶著一群小猴子歡愉戲耍,也不覺無聊。

……

“啊……為什么不行?為什么?啊……”,風蕭蕭雙目盡赤,大聲呼喊著沖向山壁。

“砰砰”聲如哄雷般在山谷中來回震蕩,壁立千仞的堅峰都好似在微微晃動。碎石伴著血滴向旁濺射,一陣石霧也隨之飄起。

山谷內鳥驚獸鳴,騰飛奔走,原本悠閑寧靜的山谷頭一次出現了這么大的騷動。

張無忌慌張的沖到了當下,卻呆站一旁手足無措。他雖內力深厚,武功也學了一些,但完全沒有實戰經驗,惶急得看著發瘋的風蕭蕭,根本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一直跟在后面的大白猿這時卻齜牙咧嘴,狂怒暴跳,帶著“呼呼”的狂風向前猛抓。

風蕭蕭狂躁失控,但多年修習“靜心訣”,讓他仍能隱隱有一絲清醒,所以并未向近在咫尺的張無忌出手,但大白猿的攻擊卻讓他的理智徹底泯滅,拖著血跡斑斑的雙拳,毫無章法的一通猛砸,舞出了一陣的拳影。

大白猿仗著皮粗肉糙,不閃不避,嘶吼著連抓帶咬。

風蕭蕭就算筋骨再硬,當然也比不上這只近兩人高,幾乎成了精的大白猿。身上被抓出幾道血痕,踉蹌著靠到了背后山壁,一時間更是勃然大怒,下意識的單腳猛的一踏,使出了“詠春半步崩”。

這一下形勢逆轉,風蕭蕭向前突突的一陣亂錘,將大白猿打得不住向后倒飛。

“風大哥,得罪了!”,張無忌和這只大白猿感情極深,再也按捺不住,用力一跳,攔到了中間。

風蕭蕭幾乎喪失了神智,揮舞著雙手不住向前錘擊。

張無忌根本看不清拳路,干脆猛一咬牙,將內力全力運轉,直直撲了上去,隨后感到胸口劇痛,打著橫向后翻滾,一直退到瀑布旁邊才堪堪站穩。

風蕭蕭卻更慘,他只知進攻,完全沒有運功護體,只感到一陣灼熱的沛然大力涌入手部經脈,劇烈的疼痛喚回了他的神智,趕忙提起內力護住內腑,但仍是雙眼一黑,向后飛跌,在地上滾了幾圈,暈了過去。

……

良久之后,風蕭蕭呻吟了一聲,覺得自己口干舌燥,想要撐起身子,雙手卻同時劇痛,絲毫用不上勁。

“風大哥,你醒了!”,張無忌這時從林中走了出來,手中抱著不少果子。

風蕭蕭卻不言不語,只是定定的發著呆,忽的自言自語道:“難怪,難怪!應該是如此了,錯不了,錯不了!”

張無忌看得一陣無奈,不由搖頭小聲嘆道:“武功再高又能如何?唉……”

風蕭蕭勉強支起身子,盤膝入定,之前沒想通的礙難,一時間豁然開朗。

張無忌的內力遠比他的要炙熱許多……焚燒內力原來并不是在減少,而是燃燒掉其中的雜質,使之更為精純。

難怪谷外那個姓朱之人,內力并不深厚,卻能將他擊傷,應該是內力精純之故。所以雖然內力總量比他頗有不如,卻能勢如破竹的攻到丹田。

就好像再多的水,也擋不住一把冰刀的侵入。

內力越精純,也就越凝聚,如果有一天能夠凝聚成固態,豈不是無堅不摧?

風蕭蕭用了足足兩個月的時間,將全身的內力盡數焚燒了一遍,三十多年的內力,如今只剩下一半,但原本氣態的內力,卻高度凝結,聚成了霧態一般,在經脈丹田中緩緩運轉,實力不降反升。

風蕭蕭興奮之余,將功法命名為“九陽混元功”,接下來只需用“靜心訣”調整好靈氣頻率,內力便會快速的增加,用不了多久,便有實力出谷了。到時候便趕去武當山……張三豐活了百余歲,肯定了解天地靈氣和內力上限的一些情況,說不定能幫他解開“飛升”之秘。

明天開始穩定更新!求收藏!求推薦!

感謝書友BLMBLM打賞!

章節目錄

广西快三大小规律